读《金刚经》有感

以前读金刚经,觉得比较难以理解。后读了地藏论坛里李十方师兄的一篇帖子,提到读憨山大师注的金刚经感觉很好,于是马上到网上找来阅读。虽说不敢说自己对金刚经理解得多好,但的确比以前更明白一些了。

今天双盘打坐阅读憨山大师注解的金刚经,坐了50分钟,略有感悟。下面说一下末学的读后感,只是末学的粗浅感受,不正确的地方并非自己故造口业,实为认识的局限性,还请师兄们不吝赐教。

开始时,用数息法静心,会感到慢慢地呼气时,右腿内侧到脚这一段有某种气血通行的感觉,从而感到十分舒适。在坐了三四十分钟后,腿从最初的舒适状态变得越来越难受。此时,我首先想到,这具肉体本身就有生老病死,故是空的;在这具肉体上的这种腿痛的感觉,也是从刚开始的没有变为有,此生也,之后如果把腿放下来,腿痛就会停止,代之以一种短暂的舒适感觉,此灭也,故腿痛也是空的。认识到腿痛的空性,就能比较轻松地继续盘坐。腿痛的感觉也是时有时无、断断续续的,也是因为不断“生心”的原因吧?之后,由于腿越来越痛,腿痛的感觉越来越密集,而容易让心里产生一种心烦意乱的感觉。这种感觉也是本来没有,由腿痛故而生,之后会由腿痛停止而灭,代之以一种快感。因此,这种心烦意乱的感觉也是空的。领悟到这点,就能较容易地降服产生出来的这种心。同时,由于这种心是有生有灭的,故并非“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的那个本心。而我之所以没有见到这个本心,就是由于自己会因外界的各种境而不断地生出各种心,从而把本心给遮盖住了。比如说,如果把本心比作很低的背景白噪音的话,那么不断生起的心就好比前景的各种各样的声音,说话声、音乐、车水马龙的噪音等等。由于这些心都时起时灭,且不断有增减变化,故自己的心容易被这些吸引过去,而把背后的本心直接给忽略掉。为了求得本心,则必须把这些不断生灭的妄心都降服,让它们都过去,而不再追逐之,并进一步抑制妄心的重新生起,这样,在“背景里”的本心就会逐渐显露出来。

之后在公路上边骑车边持弥陀圣号时,想到持弥陀圣号,除了可得到阿弥陀佛的加持外,这也是把妄心挤出去,并防止更多的妄心生起的一种手段。妄心减少后,本心就会逐渐显露。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和人群,心里感到不再如往常那样的执着,体会着一切皆空的感觉。路上的美女们成了提醒我们一切皆空的菩萨。看到一位盲人拿着盲杖行走,突然也感到他不再是那么可怜,毕竟他盲了的双目和他的肉体本身也是空的,而且他也不会由于双目这一对贼人而引起心里的波动(当然,我们还是要帮助残疾人的)。我们有一双能看的眼睛,这让我们能幸运地阅读佛教经典。但是,我们也要时刻提防着这一对贼人,神不外驰,小心地守护着内心。此时,由于对外界的空性的这种体会,而在心里产生一种十分幸福的感觉,不觉面带微笑。同时,看着来来往往的汽车,我思考着空的问题。既然汽车是空的,我这具肉体也是空的,为什么自己要躲着汽车,防止被车撞到呢?这说明,汽车和自己的肉体虽说性空,但相还是有的。我们心不着相,不是让我们在生活中不顾一切,而是一种抑制妄心以便寻得本心的方便手段而已。寻得了本心后,就会更加不着相,不被外界的各种境所动,从而守护着自己的本心,而不是让心不断地住于外界的相上。

反观现代生活,人们不断地住心于各种各样的事物上,比如金钱、美色、美食、影视娱乐、权力、名声、虚荣、工作等等,而且如果真的闲下来了,反而会觉得万般的不得劲。这样一边感觉极其的心力憔悴,一边又不断地给自己的心灵负担加码。何其谬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