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

各种杂感、体悟和胡思乱想。

关于“救急不救贫”

关于人们之间的钱财的问题,总是很复杂的。比如别人找你借钱或要钱,到底如何应对,这在东方社会是一个普遍让人头痛的问题。西方人的话可能就是干脆低拒绝了(比如在西方,一些人把那些慈善募捐的人称为“穿着西装的乞丐”),而在东方这个人情社会,拒绝的一方或多或少地会有一些负罪感。这个在社会中如何为人处世的问题这里姑且不探讨,因为本人并不关心这些。这里只是接着这个话题来作为一个由头来探讨。实际上我是先想到后面这些,然后才想起这句话的。而且这就是个由头,下面说的跟这个没太大关系。

如果把这个世界的一些事物放在x轴上,而y轴则是你对其状况的好坏的评估,正数代表好,负数代表坏。这样画出来的图线应该是一条曲曲折折的曲线,毕竟不可能一切都是好的,也不可能一切都是坏的。以前的时候,总是有一些悲天悯人的思想,觉得应该尽自己的能力去把负数的部分去掉,最好是都到x轴的上方。但我们本身也不过是这个世界的一份子,哪里会有那么大的能量?另外,关于好坏的评价只是你自己的想法而已,这些真的就对吗?道家讲究天人合一、道法自然,那么如何才能融入自然呢?从上述的图线来说,就是在把自己加进世界这个系统里后,不改变任何事物,也就是说,自己就是数值很小但形状跟上述图线完全相似的一条图线。对于自己之外的外部世界来说,自己完全没有任何存在感,有没有我都没有任何不同。

以前有一些喂食野鸭和鱼群的经历。在你向水里投掷食物的时候,不是说那些野鸭子或鱼群就平均地去吃,而是总有那么一两只比较霸道的个体,不但要去抢夺,而且还要去咬其他的个体,试图把它们都驱赶走,而让自己独享。我以前总是有些悲天悯人的思想,试图把食物投掷到那些弱小的个体附近,防止那些霸道的个体把食物全都抢去。我以为是做了好事,但这真的是好事吗?对于那些弱小的个体来说是好事,但对于野鸭或鲤鱼的整个族群来说呢?自然界一直持续运行的规则就是自然选择,让那些弱小的逐渐消失,而保留下那些强大的。这样一代代地迭代下去,整个族群就会越来越强。因此,扶植那些弱小的个体,就是在扰乱该族群的自我强化的进程。

同样的思想也可以用来思考人类社会。人类似乎是过于自以为是了一点,觉得自己是万物之灵,于是就有了一些人道主义的思想,觉得每个个体都应该受到保护。人类当然也会有一些弱小的个体,表现在身心两个方面,或二者皆有。起因分为先天的和后天的,或二者皆有。身体方面,比如说有绝症或疾病;心理方面,比如说有自我毁灭的倾向,像沉溺于毒品或赌博等里面无法自拔的那些人。

对于人类族群里的那些弱者,我们为什么就要去关爱和保护呢?有人会说,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我们跟畜生有什么区别?问题是,像前面说的那样,人类有点过于自以为是。如果我们站在更高一点的地方俯瞰整个人类的话,就会问:人类凭什么跟畜生就没有区别?或者有人会说:推己及人,如果你有一天也得绝症了或吸毒了,别人岂不是也不会关爱你?我觉得,如果自己这样了的话,那就自生自灭好了,在别人的关怀下苟延残喘有什么意思?

当然,我们需要更仔细地去观察一下。比如说,两个人表面上看同样属于弱者,其中一个是英雄落难(比如《水浒传》里的杨志卖刀那种情况),一个是自己就想过自由自在的生活的乞丐。如果你发心做个好事,但只能帮助其中之一,抛开那些想有所回报等的世俗想法,应该帮助哪个人呢?人生就像玩游戏一样,运气总是纠缠在里面。前者属于强者一时走背运,而后者则是自己的思想有缺陷。这种情况下,就应该帮助前者,因为他获救后,仍然可以恢复成一个强者。至于后者,则基本上是无可救药的,你的接济只能让他暂时多几顿饱饭,之后他还会回到原来的状态。现实生活中也有一些例子。比如扶贫,有个村庄,村民根本就不想劳动,完全就是靠吃救济生活。这种情况,救济他们有什么意义呢?他们的不想劳动的意愿应该受到尊重,但他们也应该自己承担饿死的后果,而不是把这些转嫁到其他人身上。

另外,上述的情况不包括社会中的弱势群体这类问题。因为弱势群体只是在社会规则的运行中让他们处于了弱势,而他们不见得就比别人差多少。因此,欺压弱势群体属于对社会规则的违背,而关心弱势群体则不过是社会规则维持它的平稳运行而做出的一种措施而已,就像闰年、闰月这种修正一样。否则,如果社会规则出现的偏差越来越大且置之不理的话,那些被长期欺压的人就会被迫造反了。

回到“救急不救贫”这句话,其世俗的智慧是,那些贫困的人是难以救济的,因为窟窿太大,普通人得多有钱才能给填上?所以把钱给他们基本上就是打水漂了,他们不可能会有余力来还给你的。而那些有紧急情况的朋友,则是属于一时的坏运气,接济后他们会重新站起来的。如果他们人品没问题的话,就会把钱还给你。抛开这一层意思,从更高一点的角度去思考的话,就是上面那种思路。贫困是一种有“惯性”的状态,就是哪天中了巨额奖金的彩票,也难免会再次归于贫困,所以救济他们没什么意义;而那些有紧急状况的人,如果他们本身没问题,只是一时的背运,则完全可以帮一把,让他们再次回到正轨。这对人类整个族群来说也是有利的。另外,在投资领域也是同样的道理。我们都知道要低买高卖,但不是买入跌了的股票就一定能赚钱。有些公司就是本身有问题,再多的人把钱投资给他们,也改变不了其经营不善的状况;而另一些公司则是受到某个偶然的意外事件的影响,而且这种情况不太可能会再次出现。股神巴菲特就有很多投资后面这种情况的案例。

而我们为什么要融入自然呢?一个人的力量总是有限的,就算这类不值一提的事,如果你一定要逆流而上地跟整个社会甚至是整个自然界对着干的话,也会受到极大的阻力和反弹。这显然不是我们所愿意的,把精力都用在这些鸡毛蒜皮的事上落得满地鸡毛的话,还有什么时间和精力去做正事?所以,就让世界的洪流挟裹着随波逐流吧。再回到“救急不救贫”的话题,如果一些人就是要关爱那些包括瘾君子在内的弱者怎么办?那当然是随他们去好了。前面的分析只是说如何做对整个人类族群有利,而人类族群如果失去了一些进取的锐意的话,也不过是一个族群的小小问题而已,或者说,也不过是整个世界的一个小小问题而已(上述那个图线的一个下凹之处)。我们也没必要一定要站出来呼吁人们去修正它,否则可能会被骂死。佛教里有句话”随顺众生“,跟道家的自然而然有类似之处。老子曰:”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庄子曰:“巧者劳而知者忧,无能者无所求,饱食而敖游,泛若不系之舟,虚而敖游者也。”

沁园春·阿弥陀佛赞

从是西方,过众佛邦,有妙乐国。
喜毫无众苦,惟余诸乐;
重栏行树,宝网金罗。
佛祖慈悲,婆心苦口,
开示三根俱念佛。
虽难信,
待一心不乱,便可离脱。

南无无量光佛,
起大愿发心度五浊。
任山村翁妪,书香门第;
善人贤者,恶鬼疯魔。
不必参禅,无需打坐,
只管时时忆念佛。
知时至,
便横出三界,离此娑婆。

关于元宇宙的胡思乱想

近来,元宇宙(Metaverse)因Facebook的(被迫)高调声明而变得很火,其他各大IT公司也不得不紧紧跟进。如果Metaverse真的做成了的话,可能就出现了一个可控进出的平行宇宙了。一个普通人如果一直坐着或躺着,在身体没多大负担的情况下,什么也不干的话,其实是很难忍受的。所以,我觉得把眼睛和耳朵的感觉遮断而静静地待着,也许也是一种修行。虽说这个很难忍受,但对于宅男来说,一直宅在家里玩(看动漫、打游戏等等)却能不亦乐乎。这就说明了,如果心在不停地动,人就能乐在其中。这就为元宇宙的产生奠定了基础。

《圣经·创世纪》:起初,神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深渊上面一片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神看光是好的,于是 神就把光和暗分开。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第一日。

想象一下一名程序员编写元宇宙的情况:起初什么也没有,混沌一片,犹如什么都看不见的漫漫黑暗。程序员用编程语言说:加光照模块!元宇宙里就有了光。经过一番调试,觉得效果不错了。然后设置一个调度程序,按时间来调整光照情况,于是有了白天和晚上。这点工作花了一天的时间做完了。

元宇宙的样子和属性是根据大家“投票”决定的,因此,不同的用户群体让元宇宙呈现出来的样子也不同,是谓“共业”。一些高端玩家,逐渐觉得换肤、换漂亮衣服等变得索然无味了,于是一群“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就到别处组成了更高端的元宇宙,甚至逐渐连身体也变得无形了,这就像从欲界天到色界天再到无色界天……

估计目前元宇宙的主要瓶颈在于其硬件技术。如果头盔戴一会儿就头昏眼花、以至于恶心呕吐的话,肯定人们难以长时间沉浸进去,也就只能当个游戏那样玩一会儿就登出了。如果硬件技术跟上去了,让人们觉得沉浸其中比在现实世界里更精彩的话,元宇宙就会逐渐成气候。当然,吃喝拉撒等基本的生理需求还是必须在现实世界里进行,除非人们最终舍弃了肉体,把意识上传到元宇宙里长期生活在里面……

采桑子

相约夏日寻芳处
乍雨初晴
水湛波平
同坐风中小木亭

呢喃软语巫山路
一霎安宁
欲拒还迎
不意依偎到月明

(采桑子又名“罗敷媚”,或“罗敷艳歌”,或许原本是写类似于本习作这样的题材的,尽管这类东西写多了没啥意思。)

一生所爱(国语歌词)

从前现在过去旧情不再
红尘滚滚一切土里埋
开始终结从来不会改
天涯漂泊的你白云外

浮华幡然改换
这尘间有谁来相伴
爱恨终不过云烟
或许有你此生已无憾

匆匆别后惟留一片尘埃
前世情缘今生难再来
时光不停流转花落花开
一生所爱隐然在白云外

浮华幡然改换
这尘间有谁来相伴
爱恨终不过云烟
或许有你此生已无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