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束失业生活

这次经过了很长的时间,并领了一阵子的失业保险金,经历了很多面试,终于在本月初签署了合同,在上周五正式开始了新的工作。

现在的就业市场虽说比先前稍有好转,但总的来说,还是十分严峻。(后注:这里是对我所在的行业而言。总体来看,失业率降到4%,求人倍率增至1.0,我在职业安定所近一两个月来也发现等待的人明显减少了。)因此,十分感谢公司,尤其是自己的上司,做出了很多的努力,才把我招了进去。

这次的上司是我以前的同事。先前差点签约的那家公司的负责招聘的人,也是我以前的同事。后来,在快要跟现在这家公司签约时,另一位同事也把我介绍给他目前所在的一家著名的美国公司,工作内容正是我在之前几家公司曾做过的事情。但由于负责招聘的人在香港,且他一直很忙,而我也有很多事情要办,结果在与现在的公司签署合同之前,一直没有能够找到合适的时间通电话,于是只有作罢。由此可见人脉(或曰关系)的重要性。虽说不能因关系而徇私舞弊,但却能率先知道一些机会,且在相似的条件下更有希望胜出,毕竟对负责招聘的人以及其公司来说,雇佣知根知底的人的风险比雇佣一个陌生人要小得多。

有家较小的公司认为我过去的工资过高(因过去的工资是offer的参照物),但还是想看一下我的水平。我参加了他们的在线Java测试,编写了大约100行的代码,自认为用了不到一半的时间就给出了缜密、精致的完美答案(幸运的是,其中较难的一个方面是测试各种整数运算的溢出,而我在之前自己做的一个项目中正好做过类似的工作,因此,可能略微有点“胜之不武”),但最终他们还是觉得我的工资过高。。。

签了合同后,又出来一家小公司,招聘系统架构师(architect),待遇很不错,跟贡献直接相关,且职业发展的空间也很大,一些贡献大的人做到了“役員”(由于本人不是日本人,恐怕未必能如此乐观)——这正是小公司的特点。但因为已经签约了,就不能再心有旁骛。。。否则,我是喜欢这类的“不成功则成仁”的风险的,毕竟失业对我来说并不陌生,而且过得还不错。。。

上班后发现,这次任务可能比较艰巨,因为业务内容是以前较少接触的一种,而用的IT技术很多也是自己所不熟悉的。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先努力去做再说,否则也对不起这家公司和这位上司,更将是自己的耻辱。

我一直觉得这次长时间的失业是一笔宝贵的财富。一般人很难有这种特殊的体验,因为一般来说,恐怕很少有人愿意主动去做这种体验,因此,这是一种十分稀缺的东西。在此期间,除了需要面试和办理失业保险的相关手续外,在时间和地点上都有较大的自由:不用早上早起去挤过于拥挤的电车,也不用在天气恶劣时仍然风雨无阻;自己想读书就可以读书,想读什么样的书就可以读什么样的书;想编程序就编程序,想用什么编程语言就用什么编程语言,想停下就停下;想玩就玩;想旅游就旅游(一两天的话);想交易就交易,想做哪种交易就做哪种交易。。。这段时间以来,的确是体验到了空前的自由。虽说如此,由于现在还未能实现财务自由,因此,仍然无法做到长期的离开和彻底的放松。

自六月底正式失业到上个月底,总资产额不降反升。这当然跟自己生活比较简朴并且无不良嗜好有一些关系。这种现象会给内心带来极大的安全感,从而不会因失业而焦虑,也不会因而做出各种蠢事来。

临近入职的那天时,心情有点复杂,可能跟一些人恐惧结婚有点类似吧?(我当年结婚时倒没恐惧过。不过有人说,结婚就是要先昏了头才行,这就是“婚”字是女字旁加个“昏”的原因。当然,这有点文字游戏了,“婚”字实属“形声字”,“昏”表音而已。)这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之前翻阅过一本休闲类的算命书《誕生日大全》,据说准确得让人恐怖。书中提到,在我的生日这天出生的人,到了我现在的年龄,会想去独立。我可能的确比一些同事们更倾向于独立或创业,但考虑到家庭等因素,我并不觉得现在独立是一个好主意。另,如果全世界跟我在同一天出生的人都在今年纷纷独立的话,这将比算命的准确度更为恐怖。。。

从现在开始,要把大量的时间投入到公司的工作里了。以前的闲散生活将告一段落。但是,越是工作繁忙,越是要注意修行,否则,紧张(stress)将逐渐积累,从而导致身心俱疲。能看透看空的话,就无所谓繁忙与否了。正是:

一片萧条觅良机,
几近岁末赴新职。
闲云野鹤当不再,
风轻云淡犹可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