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日本大地震

今天下午,正在公司工作时,突然办公楼开始摇晃起来。起初并没太在意,因为在日本,三天两头地震一次已是家常便饭,而且前几天才震过一次,摇晃了几下就停止了。可是这次却与以往的经历都不同:不但没停止,而且越来越剧烈,伴随着楼体咯吱咯吱的声音,甚是恐怖。

震动在持续着,而且正变得更剧烈。有人说快钻到桌子底下去,于是,我也跟着蹲在桌子底下。地震还在持续着,我不禁有些担心,因为这种规模的地震在我来日本后的将近13年中,是首次遇到的。以前在六本木山庄工作的时候,由于在30多层,有一次地震晃得比较厉害,但是也没多久就停止了。还有一次,在门前仲町的一座小楼里,由于楼体瘦长,而且估计是铁骨建的(而不是钢筋混凝土),因此地震时也晃了一番,但关键都是没多久就过去了。这次震个不停,且大有越演越烈之势。这座楼要是倒了的话,基本上可以肯定,很难有生存的机会。因此,心里不禁捏了一把汗。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什么好的对策,只能是冷静地躲在桌子底下耐心等待。要是往外跑的话,很可能由于摇晃对门框产生的变形作用而打不开门,且在外面试图开门时有可能被房顶上掉下来的东西砸到。于是,我趴在桌子底下的计算机上,求佛菩萨保佑,并把自己思想变纯正,努力让自己向“夕死可矣”的程度尽可能地靠近。

这时,楼内广播响起,说是遇到大地震了,让大家躲好,并做好撤离的准备。过了一会儿,震动终于减弱。我看到有人已经戴上头盔了。我赶忙也到座椅下找,却发现我的椅子底下没有急救包!旁边的椅子底下的也被别人抢走了。于是,我就不再去找,而是穿上自己的棉服往外走。长时间在外面,保暖是很重要的。虽然头盔对从上面砸下来的物体的伤害有很好的保护效果,但是,如果我运动起来的话,砸到我的几率就会减少,而且我在运动中也能积极地去躲避。

进入楼梯,看到墙上的墙皮都在地震中剥离碎裂了一些。不论发生什么事,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撒丫子往楼下跑。我沿着楼梯中心处(靠墙侧的对侧)跑,下完一层后在转弯时,可以用手抓住柱子,利用离心力把自己甩到下一层楼梯顶端,这样,很快就从7楼到了楼下。

到楼下时,我能明显地看出楼在摇晃。以前训练过一次,训练时,来到这里就完成任务了,但是,由于这次是地震,如果楼倒塌的话,在这里是很危险的。公司在大手町,四周都是高楼,所以,我们处于十分危险的境地。我立即决定向皇居处转移。外面很多人,难以找到自己公司的人,于是就自己单独行动。当然,很多人也有同样的见解,于是,一些人留在原地,我和另一些人向皇居转移。

ca390268.jpg

(摄影地为最终避难的广场)

到了皇居前面,跟一些人站在那里。本来以为这样基本就结束了,就等着回公司了。但突然之间,我又感到明显的晃动。在地面上感觉到这么明显的晃动也是首次。十字路口对面就是一座正在建筑中的大楼,上面的几架吊车发出咣当咣当的声音。我发现有一个人居然正在往下爬!我很惊讶他为什么没在第一次震动结束时就下来。这时,由于震动得比较剧烈,警卫把通向皇居内的过道前面的栅栏打开,让人们进去避难。进去过了一会儿,震动停止。我感觉这里还是离对面的楼太近,假如那几架吊车掉下来的话,还是能砸到这里。经过观察,我发现不远处有一个很大的空旷地带,那里有停车场和草坪。于是,就接着地震暂时停止的机会,向那里转移。

ca390270.jpg

(上图说明:马路对侧是很多人的避难场所。我们到了这侧,更加安全。)

ca390269.jpg

(大停车场,在东京都心,很罕见的大和空旷)

ca390273.jpg

(停车场旁的温暖舒适的草坪。这里是避难的最佳地。)

草坪对面也有一大块平地,很多人已经到了那里。我感觉那里还是离周围的楼太近,就按原计划转移到草坪处。这里也有一些人,不过不是很多。这里感觉不错,在草坪上坐下来,背后有暖暖的阳光照着,拿出口袋里的书,坐下来阅读。

不久,阳光不见了,天色阴沉起来。坐在那里有点冷,于是就站起来,并找到了厕所和旁边的饮水设施。在这里,聚拢了一群到这里旅游的中国人。估计他们遇到这种情况也很新鲜吧?喝了些水,又待了一会儿后,就往回走,去看看有没有自己公司的人。结果只看见几个,且都不认识。这时起风了,于是就躲在一间小平房后避风。这时,震动基本没有了,人们开始往回走。我等了一会儿,觉得站在这里又冷又累,没什么意思,就也跟着往回走。刚走没几步,天上就下起小雨来。看来不走也不行了。我发现有些人居然手里有伞,心里不禁佩服他们,不知道他们是一直放在包里的,还是根据天气预报知道今天会下雨的。走到地铁入口,为了避雨,就从那里下去,回到办公楼里。

ca390275.jpg

(饮水设施。背后是厕所。前面的人都是Toyota中国旅游团的成员。停着的几辆大巴是他们旅游用的。应该说司机很有经验,能迅速找到这个好地方。)

map.jpg

回去一看,发现大多数人都不在了,有几个在那里的人看到我又回去了,感觉很奇怪。可能他们是有工作要做吧。我看了看实在没什么事了,而且还偶尔有点轻微的晃动,就决定像其他人那样提前回家。

出了办公室,发现电梯居然又不走了,于是,就又从楼梯走了下去。到了车站,发现所有的电车都停止运行了。而且,站里广播说,留在那里很危险,应该回到地上去。没办法,又从地下走了出来,沿着地铁的大致路线往回走。这时,雨已经停了。

开始时,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想往回走比站在那里等要安全。走到日本桥站时,终于意识到今天不可能再坐地铁回家了。有一趟公共汽车能到离家一站远的地方,但是,排在那里的人明显的多于公汽的承载量,而前面的出租车站也排了不少人,且根本看不到出租车的影子。于是,我就决定像大多数人那样步行回家了,正好近来缺乏运动,这也不失为一种锻炼。路上,看到便利店里的食品货架都被抢购一空,因为很多人回不了家,只好买食品和水暂时留在公司里。

ca390276.jpg

(徒步回家的行人)

随着离大手町越来越远,感觉越来越安全了,因为周围的楼逐渐变低。最后,终于从千代田区穿过中央区,进入了江东区。到了这里,对路逐渐熟悉起来。终于经过了一两个小时的跋涉后,回到了自己的家。这里的电梯也停止运行了,必须从楼梯上下楼。

根据家里的情况推测,当时晃动得应该是比较厉害,整体厨房的几个大抽屉都打开了,外面的落地窗由于没上锁,也被打开,连着办公桌的书架也移动了大约8厘米。儿子玩丢了的三个小球居然也都显出形来。

由于一路走回来比较累,且偶尔还有晃动,于是决定到外面的“ガスト”去吃晚饭。这是一个一层的建筑,因此相对比较安全。到了这里,发现里面居然爆满,大家的想法可能都差不多吧?还有也许是对劫后余生的庆祝和压惊?在回家途中,我看见一个老头在卖彩票的地方,拿着一叠的钞票,说“就买40张吧”。也许是认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东京这里情况还好。在路上,从店铺里对行人开放的电视上看到,北面很多地方都由于海啸而淹了水,最多的地方居然达到10米深!东京的河里没发现有明显的水位上涨的迹象。不过,从电视里知道,东京的一座楼里,由于在地震中天花板上有东西掉下来,有一个人不幸被砸死。还有一个人因从阳台上跌落楼下而重伤。其他好像基本没什么太大的情况。离震中近的地方有一些伤亡发生,但多数是由于海啸所致。

这次地震很罕见,整个日本几乎都在地震。这不禁让人有对末世的联想。。。今天日本股市在收盘前急速下降,据我的估计,应该是由于在那个时间段,主要操盘手都在外面避难,而没人去参与的原因吧?

这几天,我正在读“サブプライム後の新資産運用―10年後に幸せになる新金融リテラシーの実践”一书。书中提到只保有日元资产的危险性:

  • 日本政府的巨额债务容易引起恶性通胀(hyperinflation)或国家破产
  • 在日本暂时没破产的情况下,如果在关东发生较大规模的地震,由于缺乏重建的足够资金,很容易成为加在骆驼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 日本的人口老龄化和劳动力的不足,会使日本的经济规模逐渐变小,从而使日元资产贬值

没想到这么快就发生覆盖面这么广的地震了。好在关东这里似乎损伤不大,且今天恰好是周五,明后两天大家可以自行处理一下地震后的事宜,有可能对经济影响不大。

现在在这个平房一样的餐馆里写这篇文章时,还偶尔能感觉到晃动。希望这次地震能尽快过去。

另,根据电视的说法,这次为日本国内观测史上最大的M8.8级地震,东京大约6级弱。死亡200人以上,数百人情况不明。东京好像是死亡3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