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努力

近来,从一本书(《天才とは努力を続けられる人のことであり、それには方法論がある》)中读到日本柔道选手谷亮子(婚前名田村亮子)的事。谷亮子是很有名的柔道运动员,1975年生于福冈县,身高1.46米,柔道四段。她毕业于帝京大学文学系,之后毕业于日本体育大学研究生院。曾7次获得世界柔道锦标赛冠军,奥运会5次参赛,获得2金2银1铜。北京奥运会时,因怀孕而未能参赛。后引退从政。

我对体育本来不是太感兴趣,但十分有感于书中对谷亮子的事迹的叙述。在悉尼奥运会前1个月,她左脚踝肌腱受伤,因此到奥运会开始时的一个月里,她基本上没有能够训练。在赛事前夕,电视台采访时问她:脚踝状态如何?会不会因为没能训练而感到不安?谷亮子一笑,答道:“我从7岁开始每天都训练。”言外之意,从7岁开始,每天都以第二天就是奥运会的心态而训练,因此,经过长期大量的引以为傲的艰苦训练后,停一个月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样的回答,对于她这种拿了银牌大家都会觉得遗憾的选手,是需要有多么大的勇气和多么强的心理才能做到的啊?很多人恐怕就会以此为理由而给自己留退路了,更有一些有名的男选手甚至会因伤而根本不敢参赛。但谷亮子在这种情况下却说,“最好夺金,最差也夺金。”(最高で金、最低でも金)最终果然夺得金牌。

这本书的作者山口真由也是一个很努力的人(“頑張り屋”)。她于1983年生于北海道,2002年考入东京大学法律学系,大三时通过国家司法考试(司法試験),大四时通过“国家公務員第1種試験”,并以东京大学法律学系第一的成绩毕业。在学期间没得过A以下的成绩。毕业后进入财务省,之后于2009年登记为律师。现在作为律师在某律师事务所从事企业法务和刑事案件方面的工作。

山口真由

为防止人们可能有的对努力的人的错误印象,附上山口真由照片供参考

山口真由被大家称为天才,但她自己却说天才是不存在的,至少她不是,,只有持续努力的人(iDog注:也许文科是这样,理科则可能还是有天才的,尽管努力也是必要的)。她在书中描述了当年参加司法考试时的情况。司法考试分好几次考试,最难的一关是论文,通过率仅2%。之后是最后一关口试,通过率则高达90%。就是这样,在通过论文考试后,她也不愿掉以轻心,因为在通过率为90%的考试中最终落选是十分令人沮丧的一件事。当时她一天的时间安排是:

  • 学习:19小时30分钟
  • 睡眠:3小时
  • 三餐:各20分钟(做饭和吃饭)
  • 淋浴:20分钟
  • 跟母亲通电话:10分钟(为了保持心理状态正常)

为了和睡意抗争,她在书桌底下放一盆冷水,把双脚浸泡在冷水中(iDog注:对健康不利)。有一天,在与母亲通电话时,耳边突然传来“蛍の光、窓の雪”(囊萤映雪)的声音。母亲在电话里告诉她听不到,她意识到自己出现幻听了。口试前,在狭小的等待室里,她也不禁不停地念叨这句“蛍の光、窓の雪”。她想,别人看到了应该会觉得她很怪异吧。

读了这些,我为自己缺乏努力而惭愧。上述两位岂止是“巾帼不让须眉”?恐怕少有”须眉“能在她们面前抬得起头来。

由此,我想到了佛法修行。“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待何生度此身 ?”我有幸能生而为人,并且出生在中国,并且受过高等教育,并且能读懂一些古文,并且能接触到佛法,并且能相信、受持,并且有互联网能随意浏览任何经典,这是多么的难得啊?因此,每每会因自己不够精进而惭愧。我希望自己每天能以次日就要死的心态来修行和生活,并且在临终时,能感到十分欣慰:我从40多岁时开始每天都修习佛法,因此一定要往生极乐世界。

在某佛法网站,有人说:我十分向往高学历,可是却无法努力学习,应该怎么办?还有一些苦于求财而不得的。在我看来,这不过是因为动机没有足够的强烈而已,否则,就会义无反顾地每天努力去学习或赚钱了,而不会去想通过念念经、持持咒或向佛菩萨去求而得到这些了。(不是没有求财和开智慧的法门,但就算修这些法门,也不是简简单单地就能成就的。而且最终还是得自己去学习和赚钱才是,不可能文凭和钱都从天上掉下来。)解决问题的钥匙往往就在自己心里,但太多的人却都因懒惰及梦想能轻松地成功而对此视而不见。

在耳边传来“囊萤映雪”时,山口真由认为是出现了幻听。我也倾向于这一想法。有些人可能会想,那是天神或菩萨在赞扬他努力,就如一些感应事例里写得那样。但修行佛法不是迷信,要正信,不能整天神叨叨的。《金刚经》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另,这的确是一本很好的书,至少对我来说如此。在阅读这本书时,虽说我不能全部赞同作者的观点,而且对应试技巧等也没太大兴趣,但却经常或心有戚戚,或浮想联翩。这样的书是不多的。也许我的心理“频率”跟作者比较接近,从而容易引发共鸣?当然,学习佛法也许跟学习法律有一些相通之处,都是要大量和反复地阅读,而且,临终时也是人生中最大的一次考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