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被炒了鱿鱼–让我数数有几种方式

作者:提姆・巴罗斯(Tim Baros, published on July 16, 2009)
译者:iDog

原文(英语):http://life.hereisthecity.com/sound_off/1015.cntns

能否知晓我们即将被炒鱿鱼?

根据情况,答案是:是的。比如:如果经济非常糟糕,所有银行都报亏损;如果公司破产;如果母公司决定停掉你从事的业务;如果CEO搞了伯纳德・麦道夫式的骗局(译者iDog注:伯纳德・麦道夫,前纳斯达克主席,后开设对冲基金作为老鼠会骗局的挂牌公司,令投资者损失500亿美元以上,包括大型金融机构。伯纳德・麦道夫被联邦法院判处150年监禁),且不能偿还投资者;或者更糟的情形:如果一个同事告诉你你被裁员了。

我几年前就知道我要被炒鱿鱼,当时我正在纽约的一家小型派生商品公司工作。我们的母公司的新老板说要裁掉我们的部门。这一决定的执行花了好一段时间,因而在这段时间内,心理上充分适应了要被炒鱿鱼的现实。

大约两年后,我迅速转战伦敦,就职于一家现在被政府监管的银行。一天,我的上司把我叫到一个房间里,说:“我对这个团队有一个构图,你不在此构图里。”哎哟!我在这个团队里不过才三个月,并且这是我在伦敦的第一份工作。我并不是那天他的这番话的唯一听众,另两位同事也有幸听到了同样的演说。

去年,我在另一家银行又经历了相似的遭遇:我在续签了几次合同后,被告知公司不再需要我了,仅仅提前了一周通知我!我当时在期待着它的到来(当然,并不那么盼望)。这是在去年10月,正值金融风暴的风口浪尖附近。我就这样被踢了出去,扔进了深渊。

如果一位从来没解雇过人的老板告诉你公司不再需要你了,又当如何呢?

今年早些时候,在这家现在被政府监管的银行,裁员三三两两地发生。公司里人人自危,都认为会在某个时候被炒鱿鱼。由于我之前经历过炒鱿鱼,因此,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三的早上,当我被老板叫到一间办公室时,我并没感到吃惊。当他告诉我公司不再需要我时,他表现出了很明显的紧张,因为他的声音在轻微地颤抖。同时,正如我所料,我当时很镇定,很酷,很沉静。

现在,我对此有如此之多的经验,我真该把它写进我的简历里。

我以前工作过的另一家银行现在则开始利用手机来快速炒掉其员工。他们或是在大清早打电话告诉员工当天不用到公司上班了,或是在夜晚打电话告诉员工第二天不必来了。多么的无情!以前都是提前一个月通知,现在到底是怎么了?绝大多数的临时合同都规定双方提前一个星期通知,然而,在过去的一年里,世道如此艰难,工作如此稀缺,我们应该更宽宏大量一点。

被炒鱿鱼很容易,因为我对此没有丝毫的控制。现在,困难的是如何再找到一份将要炒我鱿鱼的工作!

To Tim Baros (the author):

I saw your article (at the link given above) and found it very interesting. I was also laid off by a bank and now staying with family at home… Since I liked this article, I translated it into Chinese and have it published to share with guys in the other side of the globe. I could not find your contact so I didn’t ask your permission first. Hope you are OK on this, otherwise please let me know.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