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销员的第五天

昨天的大风持续了一夜,今早起来的时候听到窗外阴风怒号,感觉还是挺怕人。可不管怎样,今天大家都在家休息,是做生意的好机会,不能错过。穿上我的羽绒服,顶着风雨,又踏上了新一天的旅程。

昏昏沉沉地到了昨天去过的Abbtsford。Gorge开始踩点儿,找到一片修在山坡上的townhouse。这通常就是我们最喜欢的目标了。进去刚敲第三家门,就被一个老头撵了出来对我大喊:“Out!”那白人老头儿特“事儿”,不但叫嚣着要叫警察,还一直跟踪我赶我出大门口。这还是我头一次在这里碰到对女士这么无理的老头。不就是上门推销吗?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他让我想起以前在国内碰到的居委会闲杂人员和大学里看门的“老师”,也是这么事儿。这几天碰到一些老头老太太,一副傲慢的丑嘴脸,态度粗暴不比我在国内碰到的人差。说明这世界其实都是一样的。白人,黑人,黄人,什么人都是有的好有的不好。大多数都算不上好。应了圣经上说的:这世上没有一个义人。当然我也不是。Gorge也马上被哄了出来,我们只好开车离开。这就是我在这“西人高尚小区”的遭遇。其实这几天走了不少地方,感觉地方越是“高尚”,里面的人越不好相处,生意也越发难做。可能跟“聪明人”打交道就是不太容易,这时我宁愿人都“傻”点儿,傻人有傻福,他们得到上帝的恩赐:我的产品和我的尊重!

我和GORGE转战到另一小区。这个小区也是顺势建在山坡上,看起来也蛮悠闲惬意的。里面的居民有很多新移民,印度人,韩国人,中东人,当然白人也不少。新移民要比当地的白人居民容易相处的多。他们多半都会耐心听你的说明,容易被引导。可能因为同是新移民,大家都有背井离乡的同情心,在语言上也平等,因此比较容易沟通。比起那些当地白人居民,我更喜欢这样的客户,他们也更喜欢我。彼此间的信任和依赖都容易建立。遇到一个韩国太太,我用我清晰的超慢速英语给她耐心的解释了一下,她同意签约了。倒霉的是,正在我帮她填写合同时,另一个韩国女人来了,听说我们的价格比现在的市价贵一点,马上就让我的顾客不和我签约。没办法,有些人看短期价格,有些人喜欢长期固定价格,有些人还喜欢给别人出主意管闲事,什么人都有,不过我这种见多识广看得开的不多! 只好说byebye咯!我的一百块因我写字速度不及那女人上门的速度而瞬间消失了,只能说我的速度不够专业,这个打字的时代还有多少人在写字?

转战到了第三个地方,一个以移动房为主的西人小区。这里基本都是白人居民,有很多老人。看那些房子破破烂烂的,里面住的应该不会是有钱人。如我前面说的,“高尚”区的居民多半不"gaoshang",这里不算“高尚”,但人们的态度却比较高尚。虽然没有做成生意,但我在这里还是很愉快的。

最后又去了一个townhouse组成的小区。敲了一家门,出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她看到我,一把抓住我的手让我进去说外面太冷。我知道我的好运气来了,每天虽然遭遇无数冷面孔,但总还是能碰到一两个好心善良的人。这次,我知道我有生意做了。老太太看起来很苍老,但是却非常有精神,坐下来,她拉着我的手直直地盯着我问:“你去教会吗?”Oh, my God!我在这里终于遇到了神的使者,我工作5天以来一直盼望着能遇到一位这样的人,终于让我在这个REMANBERANCE DAY遇到了。这一切都是神的安排,给我教训,也给我温暖。老太太说她已经93岁了,这是我头一次亲眼见到真么老的老人,我惊讶于她的健康和健谈。我跟她简单介绍了一下产品情况,她同意签约,甚至连我的合同还没写东西就签了字。这时,她的孙女打来了电话,得知情况后,劝她不要签。老人家开始有些犹豫了,我理解她们的担心,内心挣扎了一番,最后当着老人的面把签好的合同撕掉了。我不想让老人为这事寝食不安。她直说:“请原谅我!请原谅我!”最后送我出门对我说:”GOD BLESS YOU!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