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去生活

记得曾经有一位老师劝说我参加基督教的爵士音乐会,我以自己不太喜欢爵士乐而婉言拒绝,说自己比较喜欢古典音乐,不管是中国的还是西方的。她问:“你听得懂吗?”

我对这位老师的问题并没什么恼怒之意,因为她确实是受过很好的教育,并且各方面的素养很高,而且她的行为也完全是出于好意。但是,我还是对这种说法不赞同。这就好比说,说你喜欢喝可口可乐,就问你:“你知道可口可乐的X配方吗?不知道?一边喝凉水去吧!”还有一位哲学家的话更言简意赅:我吃鸡蛋并不需要非得认识下蛋的那只老母鸡。这里可见学院派的人对事物的一种偏颇的态度:他们总是把各种事物都贴上一个标签,然后去做一番研究,不管自己的研究是建立在多少的不真实的假设之上的,也不管自己的研究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正确反映这个事物,以及能在多大程度上得到证实,总是对这种建立在人类十分有限的认知之上的研究乐而不疲,而且一旦经过研究,就可以堂而皇之地载入自以为是的厚厚的典籍之中盖棺定论,并立即觉得比其他普通人对这件事上高人一等。

其实,生活有必要那么麻烦吗?我的确不懂音乐理论,不能从音乐中听出一些人所谓的“颜色”等东西(想问一句,我们要眼睛是干什么的?),但丝毫不影响我喜欢一些音乐,而对另外一些音乐不是那么感兴趣。听一曲自己喜欢的音乐,让自己被尘世过于搅扰的心灵得到愉悦和平静,并进一步对过于疲惫的身体产生自然的治愈作用,有什么不好的?

以前,我练过一点密宗的气功,在到北京的某中科院研究所时,碰到一位博士,聊起来,他问我是研究密宗中哪支的,我说自己只是练练功法健康祛病,对其他的没花什么时间研究。而他则说起自己曾研究过红教、黄教什么的。我想可能是他的学习研究工作对他的整个生活方式都产生了这种影响吧? 🙂 还有搞易经研究的,也分为两派,所谓的“易理派”和“象数派”。有什么必要呢?本来易经是一部用来占卜的书,当然也对社会等有所反映,但非把它说成是中国古代哲学的雏形,有什么意义?就你的现代哲学发达?我看未必。只是自己退化了还不知道而已。

读过一篇讽刺性文章,说因红楼梦是一部伟大的著作,因此出了很多研究这部书的人,把这种研究称为“红学”;后来,又有人以“红学”为研究对象,称“红学学”。。。这样下去,会有“红学学。。。学”的。

我很尊重那些刻苦研究的,尤其是对自然科学等方面的研究,让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曾经不能认知的事物。但是,我们首先应认识到很多的研究都有着很大的局限性,不能把它们当作事物的全部;同时,让我们这些不是搞这些研究的人,或不是有志于从事这方面研究的人,放开自己的心扉,用心去生活吧!这肯定比从研究这些事物中得到的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