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奴娇

时光过隙,又花开叶绿,换了节气
巷陌依然空荡荡,闲却满城春意
小院樱花,街头绿树,窈窕因谁立
深居幽室,岁华流转难逆

瘟疫乍现昨年,披靡寰宇,一众离人泣
往日畅游春日事,早已烟消难继
肆虐瘟神,恰如人类,恶遍周遭里
人人当省,受持般若深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