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聊发少年狂——加拿大IT求职经历

以前在日本时,经过那么多年的努力和不断尝试以及生活的际遇,我逐渐找到了一个比较niche的领域,就是FinTech,或者更直接的说法,就是Quant IT,因为一方面我喜欢做程序员,另一方面我又喜欢股票投资。但自从到了加拿大的大温哥华地区后,就难以找到类似的职位了,于是只好去做普通的IT工作。这样,就离开了自己的最佳区域。虽说我们要勇于走出自己的舒适区域,可是如果舒适区域就是最佳区域呢?唯一可以聊以自慰的是,我至少在没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找到了一份程序员的工作,比其他一些生活多年都未能找到自己的专业工作的移民来说,情况还算好一些。

在经过一番闯荡,跳槽到目前这家公司后,因为公司希望我们以合同工的形式加入来降低雇佣风险,我就注册了自己的公司,老板和打工仔都是我自己。后来,公司的人事部门发出了一个招聘启事,我看到里面的条件好像照着我的简历写的一样,可能是暗示想把我转变成正式员工吧?职位是开发经理。我觉得来这里后生活乱糟糟的,没心情去做经理来管理别人,同时也比较喜欢目前的“皮包公司”的状态,就没申请。后来一个印度女同事坐到了这个职位,开会时我有点惊讶地发现,她手下管理的人比我预计的还多不少。不过,她开始时好像有点缺乏安全感,对中国传统文化——包括糟粕部分——还是有点了解的我,当然可以设法避免被她“杯酒释兵权”地清算,不过还是有点大意了。我还以为会从外面招一个来呢。

现在的工作是为银行编写和维护一个用于开户的云端系统。我所对应的客户是加拿大的一家银行。不知道这家银行本身如何,但跟我们有关的人比较讨厌,就是对IT毫无经验却又毫不讲理地蛮横的那么一个人。这种性格,当然是一个女性经理——没有歧视女性的意思,但根据生活中的经验,显然这种性格的女人的比例要比男人高得多。后来,那边也感觉这样整天跟我们针锋相对的也不是回事,就又调来另一位号称懂技术的人,让她处于该经理和我们之间,充当缓冲层。她的确能明白点,但显然距离懂技术还是有一段的距离。总之,从我们的角度看,就是客户似乎永远也不能满意,我有一种Gaslighting被害的感觉。好在后来我对该银行对我们的评分几乎都无视了,反正我的雇主又不是他们,而是这家开发软件的公司。我的一位同样是女性的同事则不满于此,在几个月前辞职了。不管怎么说,我本身也没有喜欢受虐的M倾向,于是也开始考虑寻找下一份工作。

大温这边IT工作的情况是,有几家美国的大公司(如亚马逊、微软等),其他的就是一大堆的中小公司。亚马逊的一个猎头找到我,问我是否有兴趣应聘他们的一个职位。我在当时那种有点郁闷的心情下,难免容易受到这类诱惑,就开始准备面试。开始时需要在网上做一个在线技术测试。我只好捡起数据结构等多年不看的内容(把一些用于快速复习的内容归结在了这几篇文章中)。但是,由于我并非赋闲在家,而是还有一份工作,因此,没有太多的时间用于准备这个,所以要求该猎头把考试时间延后一些,她也同意了。到时间后,我发现那个链接已失效,联系猎头,她说她会处理的。但后来就不再有音信了。可能是她大意了,但系统不允许在短期内重新申请了吧?总之,这次机会就无疾而终了。

然后,是一家创立于美国硅谷的在线家具公司A。也是让我先做一个网上测试,我费了些时间和心力做完了,记得里面有一个颇有些难度的关于图的遍历的题。结果,他们说给我的题错了!又发来另一个链接,而且是另一个在线技术测试公司的题。这次的题居然简单得多(太坑爹了)。后来,进入在线面试阶段,他们认为我缺少一些诸如微服务等的经验,以及缺乏诸如“高屋建瓴”的那种经验(以前在投行的时候,经常是我自己从设计到实现一整套系统好不好?就非得自己只说些空话大话,让其他人去努力实现,才算高屋建瓴吗?),就面试失败了。

另一份工作是北美的一个很大的电器连锁店B的IT工作。同样是先做一个在线测试,令我惊讶的是,这些题居然很简单。之后是在线面试,结果一个对技术很热衷的华人小伙居然让我当场写一段关于树的遍历的代码,也是能在线编译并执行的那种。好在我写了出来。后来就是跟诸如管理层的面试,感觉不太好,令我恶心(不怪该公司,是我自己)的是,居然顺着他们的所谓企业文化说了一些有违自己个性的话。虽说是高级程序员的工作,但他们也是认为我缺乏诸如微服务的经验,也缺乏一些管理经验,就提出了一个低一些的工资。我当然没必要到那里去拿比现在更低的工资,因为我毕竟不是年轻人了,一方面就算能增长一些经验,对我来说也没多少年的用处了,另一方面,对于年龄较大的人来说,如果公司给的工资低,就说明他们不会拿你当回事儿的,我又何必去妄自菲薄呢?于是就拒绝了这份offer。

结果就是,目前还是在从事着这份工作。有时候发现,最好的经常就是现在所拥有的,但经常因为“这山看那山高”的心理而做一些没必要的挣扎,这样反而让自己的情况每况愈下。退一步反思一下自己,我觉得自己是无意中被“套路”了,认为就得去那种有名的公司才对得起自己这么多年来的努力和自己的经验。可是,在加拿大抑郁的生活中,偶尔想起来统计一下自己的资产状况,才更加意识到自己竟会如此犯傻。总之,这就是我“老夫聊发少年狂”的一次经历。其实,维持着目前的工作,在这份工作被解约后再去找一份新工作,而把因换工作而浪费的时间(准备和参加面试,熟悉新的环境,等等)用于更有意义的事情上,才是更好的选择。

另外,我发现在加拿大(至少是在大温地区)找工作,有点像是个玄学问题。上面的几次经验还多少能说得清,但经常是,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能得到一些工作,而不能得到另一些。在我做目前这份工作之前,我面试过另一家加拿大的公司,还没开始面试,他们就认为我的工资过高(后来网上了解了一下,很多人都抱怨他们大量找新移民,且把工资压得很低),说如果我同意应聘“中级程序员”的话,他们会很高兴面试我。我告诉猎头,那就这样吧。结果面试中级程序员,他们也认为我不合格。我不相信他们能比我高多少(甚至是,他们就高吗?),但对这些公司,没必要花时间去想为什么,就抛之脑后即可。我在从事目前这份工作1年多了,在一次招聘会上,见他们还是在招这个职位。后来,又有猎头给我介绍工作,我隐隐觉得公司名有点耳熟,就查了一下以前的Email,发现正是这家公司,就立即拒绝了。

还有一个硅谷的公司,不是那种高大上的公司,而是拉一伙人去做外包项目的公司。一个项目跟加拿大和美国的电力系统有关,我去应聘,也是在线测试等比较简单地通过了,之后在线面试莫名其妙地失败了。有可能是我要的对他们来说有点高了?

同样的,我也参与过公司招聘新人的技术面试。我不像其他公司那样喜欢问一些技术难题,好像难不倒应聘者就没面子一样。我一般是问很基本的问题,如果真的是程序员,不用特别准备也应该很容易地答上来。结果,面试了三四个人,就有一个是我的前同事的人能勉强全答上来。而且我的问题清单从来没用完过,那位前同事在答同样多的题的情况下比其他应聘者都好。但一个team lead却认为其他几个应聘者更好,因为他们说得比较流畅。我的反对意见是,他们根本连这么基本的问题都做不出来,怎么指望他们能来这里实际做出什么贡献呢?结果几个都被拒绝了……这也能从一个侧面看出,通过一个面试是多么的困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