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美元对日元的走向

近一两个月来,美元对日元走向一波三折,跌宕起伏。

首先,安倍在去年年末发表了自民党的新的经济政策,日语称“アベノミクス”(Abenomics)(一种文字游戏),要点包括:通过大胆的金融弛缓来摆脱通货紧缩性的不景气和日元过高;以大型公共事业作为景气回复的支撑,等等。这些手法并无新意,但是这次,其“大胆”的程度很新颖。传统上,日本的当政者比较保守,不到火烧眉毛时,是不会轻易做出什么改变的。这次,安倍则是铁了心地要改变现状(如果言行一致的话),目标是CPI达到2%。很多零售业者对此感到十分好笑,因为现在搞降价竞争还卖不出东西去呢。但经济政策并非这样割裂的东西,因为现在卖不出东西去的根源是不景气,从而工资连年下调,人们手里钱比较少。如果通过各种景气刺激政策让景气恢复,公司出口和盈利变好,工资、奖金上涨,人们手里的钱变多,对未来更加充满希望的话,自然会倾向于多买东西来提高生活水平。目前,日本在这方面成了先锋和开拓者,欧美等国家都在密切关注日本的结果,因为他们将来也会遇到同样的问题。

利用这种政策进行的交易称为“安倍交易”(Abe Trade),主要表现为买入股票(日本国内的股票)和卖出日元。于是乎,疯涨数年的日元开始大幅贬值,低迷多年的股市也开始上升。这种现象也被称为“安倍泡沫”。

usdjpy-10y.gif

美元对日元在2012年12月中大幅上升,彻底摆脱中长期下降的趋势。进入2013年,也是越涨越高,并且上涨速度极快,颇有“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让那些试图在回调时买入(日语:押し目買い)的人一直等不到回调的机会(找回调的机会买入本身就有点“掩耳盗铃”的意味)。严格地说,只是在1月7日到8日有一次较小的下调,之后就继续上涨。

usdjpy.gif

1月12日,美元对日元突破89.5。经过周末后,1月14日,继续在89.5以上。

1月14日,甘利明(经济再生相)发言道:“日元走跌,也会对国民生活产生负面影响。”于是,这便成为了美元对日元回调的一个很自然的契机(金融术语为“口头干涉”)。

日元走强,但没有向下击穿89。之后继续走弱,到1月15日凌晨,再次向上击穿89.5。

1月15日,石破茂(自民党干事长)发言:“必须考虑如何让汇率收束在85~90的范围内。”对于官方来说,直接报出希望的汇率是十分不常见的。于是,美元对日元再次急速下调。到1月16日下午,向下击穿88。

1月16日,菅義偉(官房长官)发言:“(甘利发言)并非有意的”,“现在正是日元过强的修正阶段”。美元对日元止住向下的跌势,开始反弹,先是迅速击穿88.5,之后稍作休整后一气上升,到1月17日晚上,重新向上突破89.5。

1月18日,浜田宏一(内阁官方参与,美耶鲁大学名誉教授)发言:“在95~100的范围内不必担心。”

由于浜田是比较靠近安倍的人,于是,美元对日元索性一举向上击穿90,突破了石破范围(85~90)。然后就在90上下起伏。本来,到周末时,人们倾向于平掉头寸来锁定盈利,但是,浜田的发言使得人们难以卖出了。日元对美元达到2年7个月以来的高点,回到90大台。

之前,投资咨询师松田哲曾撰文评论日元走势,指出日元从80大台开始上涨到87左右的途中,共有3次跳空(看4小时图)。其中,只有第一个空窗被填,后面两个空窗一直开着。这属于明显的“超速驾驶”,一定要回调,来把后两个空窗关掉。但是就目前的形式来看,这似乎在短时间内有些难度。

usdjpy-windows.png

这里,我十分理解甘利发言的用意。其实,就日本目前的情况看,一味地让日元贬值并不是最佳的结果。

自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后,由于核电站的泄漏事故,日本政府荒谬地命令所有核电站都停止运营,甚至包括远在关西的核电站。当然,停止使用核电本身并没什么错误,但多年来,日本已经对核电有了很大的依赖。在这种情况下,突然把所有核电站都关掉,对低迷的日本经济来说,无疑是釜底抽薪。现在应该做的是未雨绸缪,对现有的正常运行的核电站加强监管,并加固各种防护措施,在此基础上,再大力发展其他的发电形式(火力、水力、风力、太阳能等),逐渐减弱对核电的依赖,最终彻底停止使用核电。

既然关掉了核电站,目前主要以火力发电为主。燃料主要是液化天然气(LPG: Liquefied Petroleum Gas)。由于日本资源贫乏,因此,必须高价从国外进口LPG。美国的LPG价格十分低廉,但由于其保护主义,美国的公司被禁止销售到美国国外。这样,日本只能从国际上其他国家高价购买。在这种情况下,十分强劲的日元就成了一个好事。因此,日本应该借日元被国际投资客和投机客当做货币避风港而急速走强的机会,多购买并囤积LPG和其他各种资源,并借此让日元逐步走弱(为了购入国际上以美元结算的资源,用日元兑换美元–>日元对美元走弱),而不是通过大量买入债券甚至REIT(房地产基金)的传统手法来让日元走弱。

这次,由于去年安倍关于新的经济政策的发言,日元急速地走弱后,可能人们终于发现原材料急速上涨的问题了。但是,这是在安倍发言之前早就应该想到、并应该提前做好准备的!(幸运的是,本人基本做好准备了。。。)

——

另,甘利明在1月17日接受华尔街日报的采访时,关于此事做了如下的回答:

华尔街日报:先週、テレビ出演した際に3ケタは国民の生活に影響があると発言したが、100円以上になれば経済に良くないという認識か。

甘利:

このあいだの発言は、まずこういう質問があった。「為替の話だが、金融緩和期待もあり、円安が続くという見通しもあるが、大臣は為替の経済への影響についてどう見ているか」というのが質問だった。わたしの回答はこうだ。為替水準について閣僚が発言するのは適切でないと思う。変動相場制のもとでは市場が判断すること。ただ、かつてわれわれが政権を奪還する以前のレベルについては、明らかに日本の国情を反映しているとは思えない。今は、つまり89円台半ばのときだが、それに見合った水準に市場が自動修正しつつあるのではないかと思っている。当然、過度な円安になれば、今度は輸入価格に跳ね返ってくる。輸出については追い風になるが、国民生活についてマイナスの影響も出てくるので、輸出と国民生活への悪影響を最小にする、その最大公約数のところでおさまってくれることを期待している、と答えた。わたしは間違ったことはひとつも言っていない。報道が間違っていると明確に思っている。

3ケタうんぬんというのは、3ケタを超えて円安が進むと、輸入物価が高くなり、それが国民生活に与える影響を政府としては考慮し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とだ。これはいくら円安になっても、その影響は放置しておけと政府が言ったとしたら、それは余計問題だ。そこは正確に報道していただきたい。

下面是iDog的翻译:

华尔街日报:上周,您在电视节目里说,如果汇率到了三位数的话,会对国民生活造成影响。您是否认为到了100日元以上会对经济不利呢?

甘利:

这次发言,是因为首先有这样的提问:“关于汇率的话题:人们期待金融弛缓,同时也认为日元会继续走弱。关于汇率对经济的影响,您怎么看?”我的回答是:“关于汇率水准,我认为内阁官员随便发言是不妥当的。变动汇率制的基础是让市场对此做出判断。但是,我认为,先前我们夺回政权之前(iDog注:指自民党重新获选执政。在我们中国人听来,这种说法十分可怕。。。)的水准,明显地不符合日本的国情。现在处于89日元中途,我觉得市场会继续修正到与此相当的水准吧?当然了,日元过于走弱的话,输入价格就会大幅上升。虽说输出会一帆风顺,但对国民生活也会造成负面的影响。因此,为了对输出和国民生活的不利影响都最小化,希望汇率能收束在最合适的地方。”我的话没有任何错误,我明确地认为是报道的错误。

至于诸如“3位数”之类,日元走弱超过了3位数的话,输入物价就会变高。作为政府,不得不考虑这对国民生活所造成的影响。如果政府说,不管日元如何走弱,对其影响都放任不管的话。。。这完全是多余的问题。我希望对此要正确地报道。

iDog评:为什么政府官员的话都如此枯燥无味呢?可能是政治圈的特殊环境所导致的。勇于说话、敢做敢当、“算条汉子”的人,往往会遭遇巨大挫折。因此,从政真的是一 件十分无聊的事。但是,从政者会决定各种政策的制定和修改,这会直接关系到人们的切身利益。因此,也不能完全不关注政治。在美国,那些有能量的巨富们的解 决方法是,操纵政客们为其所用。。。当然,对于像本人这样的修行者来说,还是离这些是非圈越远越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