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富裕层研究

由于日本经济持续不景气,各种零售业和服务业的业绩日趋严峻。传统上,日本是一个“一亿总中流”的社会,也就是说,绝大多数人都属于“中流阶层”(类似于“中产阶级”)。但是,由于经济和社会的变迁,逐渐变为贫富日趋分化的“M型社会”。因此,近年来,人们开始对富裕层进行研究,因为在“M型社会”中,针对富裕层提供商品和服务会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野村综合研究所一直在对社会阶层进行统计。在该研究所的研究中,把社会经济阶层的划分标准定义如下:

  • 超富裕层(超富裕層):资产在5亿日元以上
  • 富裕层(富裕層):资产在1亿日元到5亿日元之间
  • 准富裕层(準富裕層):资产在5000万日元到1亿日元之间
  • 上层大众层(アッパーマス層):资产在3000万日元到5000万日元之间
  • 大众层(マス層):资产在3000万日元以下

以下的数据和图表均为本人根据野村综合研究所的原始统计数据进行计算和分析的结果。

fyc-family-n.png

fy-family-n.png

从家庭数看,在图中几乎看不到超富裕层的存在。在表格中可以看到,这类家庭只占0.2%以下。富裕层多一些,跟超富裕层合计也在2%以内。从1997年到2007年的10年间,这类家庭数量变化不大。准富裕层约占全部家庭的5%左右。上层富裕层的比例多一些,在15%以内。其余的80%左右的都属于大众层。

fyc-asset.png

fy-asset.png

在资产的占有百分比的图中,超富裕层就能很明显地看到了。这说明,极少数的人占有着相当数量的财富。富裕层以上的家庭占有的财富总量在2000年和2003年较少,可能是由于这些家庭的资产中,股票之类的风险资产占了很大的比例,因此,在股票市场下落时,他们的总资产就会相应地缩水,而在2005年和2007年股市上扬时,又重新上升。如果加上准富裕层,则这些比较富裕的家庭所占有的资产在这10年中的变化很耐人寻味:在1997年时,这部分家庭占有的资产为30%多,到10年后的2007年,则上涨到接近40%。当然,在这10年中,上层大众层所占有的资产没有明显的变化,因此,富裕家庭所多占有的这部分财富百分数主要是由大众层所损失的部分提供的。在2007年,约占总家庭的80%的大众层只能支配约40%的财富。这正标志着M型社会的逐渐形成。以后的趋势可能是准富裕层和上层大众层或上升为富裕阶层,或下降为大众阶层,且诸富裕阶层所支配的财富逐渐增多,而大众层能支配的财富则逐渐减少。其原因主要是“越富有就越容易变得更富有”。因为富有的家庭拥有着大量的资产,这些资产在不断地制造出大量的现金流,这些流入的现金流远大于流出的现金流时,剩下的部分就再次以资产的形式积累下来。因此,这些家庭的财富会不断地上涨。而大众层由于不管经济如何不好,收入如何逐年变低,都需要维持家庭的各项正常开销,因此,在经济不好时,就会使他们所拥有的资产越来越少,以补充流出的现金流超过流入的现金流的部分。这种状态日语称“自転車操業”,就是说像努力骑自行车一样,要每天努力工作才能勉强维持家庭的开销,一旦不再努力蹬自行车,很快就会倒下去;英语称“rat racing”,在“富爸爸”系列的中文译本中,被译为“老鼠赛跑”,其实这个翻译不对——不是老鼠在赛跑,而是那种滚筒型的老鼠玩具,老鼠必须在里面不断地跑,滚筒才能持续滚动,一旦老鼠停下来,则滚筒也就不再动了。

fyc-avg-asset.png

fy-avg-asset.png

分析一下平均占有资产额,则上述道理变得更加明显。从1997年开始,日本由成长型经济转变为成熟型经济。从这时起的10年中,大众层家庭所拥有的平均财富在逐年减少,上层大众层和准富裕层的平均财富略有增加,在10%左右,而富裕层的平均财富则增加了44%,超富裕层的平均财富更是上涨了68%!

因此,这是一个十分严峻的时代。以前,在“一亿总中流”的时代,只要“随大流”,就基本能衣食无忧,而现在,则日趋呈现出优胜劣汰的势头。在自己的财富(纯资产总额)和收入(流入的现金流总量)没有达到一定的富裕水平时,千万不能学习富裕层的人的那种消费习惯,一定要韬光养晦,勤俭持家并积极地投资理财(即学习富裕层的人在致富前的消费和生活习惯),以期自己的资产能逐渐增长,而不是落到入不敷出的境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