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薪根暗女储蓄1000万日元之道

所谓“根暗”,是一个日语词汇,相当于中文“阳光”的反义词,就是说一个人思想比较消极,个性比较忧郁,过度谨慎,行动力差。在日本,有一位叫奥谷せり的“根暗女”在28岁时决定储蓄1000万日元,期限为35岁,结果成功地超额实现。

奥谷本身精神方面就有问题,她的半同居状态的男友精神疾患更重,以至于无法工作。由于生活贫困,她并没有结婚的打算,但是,她在工作并负担两个人的生活费。

奥谷有一次读到的一篇理财文章中提到,女性要是选择终生独身生活的话,应该在35岁时至少有1000万日元的储蓄。奥谷虽然不知道以后是否会独身生活,但目前自己是唯一的收入来源,至少应该达到这个标准。因此,她就决心在35岁时实现这一目标。

当然,奥谷绝非高收入的人。她的工作经历如下:

  • 大学时代:家教,各种零工
  • 首次就职:22岁,小学教师
  • 转职:25岁,补习学校事务职(小学教师收入还比较好,但是身体承受不住,故转职从事轻松一些的工作)
  • 转职:29岁,因补习学校经营不稳定,难以持续,故转职并回到了小学老师的职业。无职期间,在工厂、超市、福利机构、地图测绘公司等打零工,并开始外汇保证金交易。
  • 转职:30岁,教师的工作收入较好且稳定,这样下去很快就能实现储蓄目标。但是,精神又陷入抑郁症状态。因健康原因再次辞职,并转职到“扒金库”当事务员。
  • 兼职、辞职:31岁,由于事务员的工作定点上下班,因此便于兼职。首先找到一份晚上的情人旅馆的零工,之后又找到一份清早的超市零工。《ワーキングプア いくら働いても報われない時代が来る》一书的作者为写作该书而采访了她,被归为“ワーキングプア”一类(Working Poor,中译“穷忙族”或“在职贫穷”)。身体十分疲劳,但由于收入增加,精神状态良好。后来母亲被诊断患了癌症,故辞职回老家照顾母亲,期间打零工,并取得“訪問介護員”的2级资格(到家里去照顾老人的资格,现由于老龄人口增多而供不应求)。
  • 再就职:32岁,母亲病逝,再次回到自己原住所,在未曾经历过的领域的公司里继续从事事务员的工作。(iDog后注:根据近期杂志介绍,是一个律师事务所,故里面的人的素质应该比以往要高,而且待遇也应好一些。)

时间表

2005年01月:开始时,储蓄额为101万日元
2005年04月之前:补习学校事务员
2005年04月:无职,打零工
2005年12月:FX(外汇保证金交易)开始
2006年05月:再次从事小学教师工作
2006年07月:因陷入抑郁症,辞职,并转职到“扒金库”当事务员
2006年10月:晚上到情人旅馆打零工(共2份工作)
2006年11月:清早到超市打工(共3份工作)
2007年02月:储蓄(包括FX账户内资金,下同)超过200万日元
2007年09月:储蓄超过300万日元;辞职回老家照顾病重的母亲;打零工
2008年07月:再就职,从事事务员工作(未曾经验过的领域的公司)
2008年09月:储蓄超过500万日元
2009年01月:储蓄超过700万日元
2009年02月:FX大幅损失
2009年04月:储蓄再次超过700万日元
2009年09月:储蓄超过900万日元
2010年03月:缴纳税金
2010年06月:储蓄超过1000万日元,提前实现目标(2010年5月时为34岁)
2011年05月:满35岁,储蓄超过1200万日元,超额完成目标(+20%)

35-1000wan.png

就这样,奥谷以低薪并十分不稳定的工作,而且在负担两个人的生活费的情况下,在6年里共储蓄1100万日元,平均每年储蓄175万日元。

关于“独身女性应至少在35岁时有1000万日元的储蓄”的依据,本人并没什么研究,也不知道这是否正确,但是,如果没有多少储蓄的话,肯定是十分危险的。

在日本生活的女性,工资水平普遍很低,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也毫无上涨的趋势(倒是更有可能下降),这主要是由于女性职员大多不愿承担男性职员那样的有责任的工作。传统上,女性结婚后就辞职(成为“寿退社”),她们的职业生涯很短暂,因此,在有限的职业生涯中,她们主要是致力于赚点钱把自己打扮漂亮,并学习一些作为女性的日常修养和技能(烹饪、和服、插花等),以便能嫁好。要是承担了重要的工作,很快就辞职的话,一方面会对公司造成很大的冲击,另一方面,也耽误自己的“婚活”(为了结婚而进行的各种活动)。这样,年轻女性在公司里大多从事端茶倒水之类的辅助性工作,公司对女性职员也大多是这样期待的(可见,这不能全怪公司和社会的性别歧视,这里面有长期以来女性自己的工作态度的原因)。如果这些女性职员不幸没有能够及时找到自己的理想伴侣而结婚辞职的话,就必须一直这样混在公司里拿低工资。

日本自泡沫经济崩溃之后,经济一直走下坡路,称“失去的20年”。因此,男性职员的工资也连年下降。但矛盾的是,要结婚生子却需要一定数量的收入。因此,男性的结婚意欲变得十分低(其中有经过理性思考的现实情况的原因)。这样,就使得日本也出现大量的“剩女”(当然,成因跟中国有所不同)。有一种对女性不敬的说法是,女性的“賞味期限”(保质期)为30岁以下,30岁以上的单身女性称为“負け犬”(败犬)。遗憾的是,现在的经济形势和一直以来的社会形态正是在日本大量催生败犬的温床。

近来,由于经济方面的原因,越来越多的女性即使是结婚后也选择继续回到公司里工作,以赚钱补贴家用。还有就是因为婚姻破裂(离婚率超过30%)或丧偶等原因而回到职场的。但是不管是哪种情况,能拿到较高收入的都极少(或几乎没有),甚至能成为正式雇员都难。

当然,也有少数特别的女性(女强人?),从一开始进入公司时就旗帜鲜明地表示自己要求上进,希望在职业上有所发展。当然,这意味着她们选择不结婚,或结婚后也继续留在公司努力工作(据说法国某女性高官,未婚而孕后,生下孩子没几天,就返回工作岗位)。这样的人,如果也有一定的能力的话,做到部长甚至役员、社长的也颇有一些。但是,在尚未位高权重时,由于年长(色衰?)且一直孑然一身,在公司里也会受到尚有结婚意愿的年轻女性职员的轻视和嘲笑,就像开车的看不起奋力行走或骑车的人一样。当然,最后谁能最快到达终点很难说,只是这些人选择了一条更艰难但更独立的道路。

从理财的角度讲,大多数选择独身的女性面临的问题主要有:

  • 绝大多数人收入偏低,缺乏职业发展(即以后还会继续低),且工作有不稳定因素(比如派遣员工)
  • 大多需要自己买一个公寓房(房主们大多不愿把房子租给年老女性,因为不能付房租的风险较高)
  • 银行不愿向独身女性提供贷款(因为第一条所述的原因,导致银行收回贷款的风险变大)
  • 需要一定的储蓄,以确保支付不时之需(比如大病等)
  • 女性比男性有更多的日常开销,比如服装、化妆品、理美容等

由于这些原因,理财对独身女性是极端重要的。这里介绍的奥谷则比普通的独身女性有更多的问题:因为性格原因、精神疾患、对无法工作的男友的生活费提供、极端不稳定的工作等。但是,她居然能克服各种困难,成功地实现了自己当初定下的目标,真可谓是“有志者,事竟成”,值得尊敬。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